(40390)

海洋公园有多残忍?离职员工爆超血腥内幕,杀海豚的原因超扯!

EDEN

提到海洋公园,想必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海豚、海豹、海狮…等等超可爱的生物!但这些精彩表演的背后,却有着非常惨烈的过程!最近网络流传着一篇采访,是曾经任职远雄海洋公园主管职的林X吉,揭开不为人知的海洋公园内幕!赶快来看看吧!!

-----------原文------------
1498200290-8515-993618
(撰文者/李昀修)

如果讲到海洋公园,你会想到什么?

娱乐,对吧?

可是你知道,你所看的海豚秀、海狮秀等等,是以“教育”的名义向政府申请的吗?

这次我们访问到了曾于远雄海洋公园担任主管职的林X吉,曾经致力于推动海洋公园的转型。离开之后,对于反对圈养以及展演等等议题也都有所发声,目前致力于推广海洋教育。

动物沦为资产,教育徒呼口号

还没进入海洋公园之前,林大哥在台北海洋馆工作。当初海洋公园会找他去,是因为开幕的前两年,里面死去的水族已超过八百万元。他觉得这样下去,简直是生态浩劫,于是花了约三年的时间让原本不到六成的月存活率进步到近九成九,之后担任部门主管管理展演动物们。

1498200290-7554-993618

谈到海洋公园刚开幕的海豚训练的处境,他说:“台湾最早在做海豚表演是野柳海洋世界,所以初期的训练师大多从那里过来,对动物训练概念停留在马戏团,没有动物福利的概念。要牠做什么就做什么,没做到就处罚。早期素质差的训练师会打动物,但目前基本上没再发生;再来就是把动物关起来,表演不好就关久一点;还有不让牠吃,可能原本吃四公斤,只喂一公斤;给动物很大的压力,要动物做到一些极限的动作,海豚跳起来顶球可能极限到两米,就要做到两米。”若海豚无法接受培训,甚至会直接杀掉!
1498200290-3578-993618

当时为了改善观念,他便邀请了台大的周莲香教授与嘉义大学兽医系的杨玮诚老师等人进行学术交流,也改善海洋公园内的医疗。

“那边医疗仪器很差,只有一台显微镜跟两台血检机,一个兽医管四十几条动物,很多动物医疗训练也没有,比如说要帮海狮抽血,不会抽。台湾也没有针对海哺乳动物训练的兽医,进来都靠现场经验摸索。

野外抓来瓶鼻海豚的天性,生病会忍耐不让人发现,一旦爆发可能一天就死了。现场兽医拿不到各项检体进行分析,只能从动物的外观行为表现来给药,往往等解剖才知道死因。后来成立兽医科,觉得要做预防医学,让牠们一有问题就能做检查。去要了近一千万的仪器,从X光、超音波、微生物培养机。在动物生病时马上送检体进去培养,24小时就能知道什么病菌,可以精准给药。早期外送检体要等一个礼拜,但生病就是在抢时间,不能慢慢耗。

1498200290-7424-993618

有了机器就要人,让他们能够专业分工,动物折损率才降下来。老板认为动物是公司资产,表演不能没有海豚,所以基本上争取的东西会给,可是就要你相对产出的数据,有没有越来越健康。”
后来林大哥参加了中华民国生态保育协会的海洋培训班,开始思考海洋公园既然当初以教育名义设立,那就应该把它做好;与其淡季时让人放无薪假,不如培训一批人去推广海洋教育和动物跨组训练。希望让工作人员能学得更多、提高薪水,人员稳定后,动物就不用适应新的训练师,大家对动物也会更投入。

然而公司对推展海洋教育缺乏培训与计画。海豚是保育类动物,必须跟县政府提报展示计画,但表演内容里违反了动物天性或传递错误资讯的动作,往往得等动保团体抗议才有动作。他说:“像是海豚推人出场的火箭飞人或者骑海豚,我说要拿掉,这对训练师也有职业伤害。但主管觉得这是我们的卖点。”

1498200290-8289-993618

商业导向成了一种偏执,海豚成为制造炫目效果的工具。在试图帮海洋公园推动转型的三年后,上司对他说:“我们是做娱乐的,不是做教育,教育那么无聊谁要来看?学生又没有消费能力。”他于是选择了离开。

无辜的小海豚

越来越了解动物在野外的姿态,以及现有人为环境对动物的压迫后,林大哥开始反对圈养。
他说,海豚需要的运动量极大,水池无法满足牠的需求,折损率就高,只能在生病时尽速治疗。

圈养也破坏了海豚的社会结构。2012年,在他生日当天夜间有一头小海豚即将出生,生产前海洋公园请了对海豚繁殖有经验的外国训练师来指导。当天林大哥在宿舍留守待命,同事帮他庆生时他说:“今天不能喝酒,小海豚随时会出生。”午夜接到了通知赶回现场,却看到公司经营者以天气寒冷为由带头喝酒,主导权也没有交给外国训练师。

1498200290-3893-993618

小海豚出生时,他看着没有问题,但母海豚醒来后,看到这么多人便紧张地将小海豚压下去。当下有人跳下水将小海豚抢了上来,因争夺而呛到水的小海豚被现场兽医将肺炎与强心的药物以体重二十公斤的比例打了下去。林大哥就问小海豚给药的剂量是如何计算,兽医回说是依书上的理论给的:“但旁边就有秤子,应该先秤过实际重量再依比例给药才对吧?”

后来外国训练师让小海豚回到大池子重建母子关系,接着说了一句:“待会不管看到什么情况,没有指令就不要跳下水。其实第一次是可以不用的。”

我好奇地问为什么,林大哥说:“小海豚已经吸到空气了,牠有憋气的能力,妈妈只是要保护小孩。后来小海豚三天就死了,因为母海豚第一次生产不会带,小海豚也不喝奶。一个新生儿,你给牠这么高剂量的药物,刺激性很强,牠会健康吗?一个病人,就算肚子饿,也没胃口。但我们检讨时全都归咎于海豚不争气。不过你从头看,几乎是人的干扰造成的。”

商机下的教育没有真相

他感叹,媒体的力量很大,但也常常传达错误的资讯。像曾有海狮身上出现圆点状的脱毛,媒体报导的是园方的说法:“因为海狮在换毛”。他当下便上网质疑这是刻板行为造成的:“换毛?你相信吗?你家狗换毛会一块块吗?都是一片片吧!”

1498200291-8703-993618

这些野生动物来到园区的过程也满是血泪。台湾大多数海豚都来自纪录片【血色海湾】的拍摄现场-日本太地。片中预留下海洋公园要的四岁海豚后残杀的行为到今日仍在持续。

林大哥说:“一头海豚一辈子可能只生四只,这样的屠杀会让牠们被灭绝。而且海豚有情感跟智商,牠们其实知道亲人被杀,又被送去狭小的空间接受奇怪的训练,身心会健康吗?

要杜绝源头,消费者能做的就是抵制消费。一头海豚六百万,但门票收入都算亿的,所以商人觉得动物的价钱还好。2013年,太地卖了158只到全球,你看商机多大?被抵制之后,这样的行为就会消失。

1498200292-1134-993618

台湾接触鲸豚不困难,要建立正确观念应该要接触野生海豚,不然孩子去海洋公园看到很不自然的海豚,无形中就在一张白纸上印上了错误观念。”

现今的生命教育,传递的真相太少,他总是问学生在观赏鲸豚表演后学到了什么?有人会回答“海豚很聪明、很可爱”,他笑一笑,戏谑地说:“其实只学会三件事:掌声、欢呼声、尖叫声。”

他曾带着四岁的孩子去看海豚表演,再看“血色海湾”:“看到海变红色,他好奇问为什么海豚被杀掉?为什么要抓牠们?我说抓牠们是因为你要看表演,海豚爸爸妈妈没办法接受训练就会被杀掉,只留你这样年纪的小朋友,关进海洋公园,表演给你们看。

1498200292-9976-993618

那天给他看绘本,讲到渔夫爸爸每天出海,小朋友很孤独,出去看到一只鲸鱼搁浅就把牠偷偷带回家养在浴缸。他突然跟我讲:‘鲸鱼应该住在海里,不是浴缸。’我觉得很多东西应该要有阶段跟计画去培养小朋友的观念。
上次人本的座谈会,问该不该带小朋友去动物园,有家长说不该,也有家长说让小朋友选择。可是小朋友很喜欢,为什么不让他去?我还是会带小朋友去,之后带他去爬山,看到一只飞鼠在树林飞过,下次看到动物园的飞鼠,他的反应是什么?动物园虽然不好,呈现不真实的东西,但还是要看家长怎样运用去建立小朋友的价值观。”

山海BOT,动物碌碌为营利

由于海豚生得少,又不适合圈养,林大哥预估有一天海洋公园将剩下两三只海豚,若不引进野生的,很快就会没落。但又担心有人会“洗”海豚—日本抓海豚,卖到外国水族馆后,用交换的名义来台湾。

“我在那边,已经挡掉两次。一次要洗到新加坡,一次是日本要洗到美国。开玩笑,让你进来,台湾就背上一个洗海豚的罪名了。”林大哥叹了口气:“台湾水族馆十几年没办法进步的原因,我觉得第一个是私人单位,第二个是管理者不是专业背景。他们就不会觉得教育很重要,而是以营利为导向。”

例如,野外的小白鲸可以活到35岁。但海生馆里12年死了7只,一般抓来都约莫四、五岁,算来最高只活到17岁。剩下三只在林大哥看来也是不甚乐观。

1498200292-8058-993618

“当初水池设计就不是用来养小白鲸的。以海洋公园来看,海豚池水量八千吨,以国际标准只能养十六只。海豚的体型大概350公斤,白鲸是三倍大。之前有十只,死到剩三只,平均一只一千多公斤,水量要多少?而且牠们运动量很大,运动量不够,后续问题就很多。这是可预期的,但海生馆要怎么预防?目前我没有看到。”

海生馆是BOT案,林大哥把负责营运的海景世界企业与海生馆比喻成房东与房客的关系:“如果我跟你说今天要花一千万整修,但修完不能带走,要给房东,你要吗?”

甚至在小白鲸死于败血症后的检讨会议上,业者也刻意避开某些动保团体,逃避监督。私人企业不断以交换等方式引进各种珍稀动物来吸引游客,却又无能照顾,生态教育的实践变得遥不可及。或许海生馆的经营始终需要公部门来担当,他提到在台南四草的鲸豚救援中心,曾拯救过许多鲸豚,或许政府能够从这边扩张:“哪边有活体救援,带小朋友去看。那些搁浅生病上来被人类救的海豚,就是很好的生命教育。去思考为什么牠们会搁浅?又是谁造成的?”

圈养成魔

无论给予动物多少医疗设备与食物,对林大哥来说,真正的动物福利不是这些东西所能替代的:“现在谈动物福利意义不大,你只能让牠生活不要太单调,生病第一个发现异状。都是你该做的,不能叫动物福利。海豚野外过得好好的,你抓进来给奇怪的东西,然后说多有动物福利,我是听不进去。

受伤的海豚被救援上来,判断回不去了,在人为环境下给牠最好照料跟管理,谈动物福利才有意义。人为环境怎么做都不如野外来得好。”

林大哥常常谈起【血色海湾】,念念不忘于那群被渔民用利刃刺杀,鲜血染红整片海湾的海豚。他提到2013年上映了一部译为【黑鲸】的纪录片:一头虎鲸杀死了三个人,更有一名训练员在表演中当场被杀。牠在幼年时被抓,受到人类以及其它虎鲸的欺负与虐待。对于一只有智商的动物而言,所承受的阴影是多么巨大?而当牠逮到机会反扑时,受到伤害的往往是第一线的训练员,引进这些珍稀动物的高层只会出来“深表遗憾”,甚至将责任归于训练师的不专业或动物发疯。

1498200292-6290-993618

然而,训练师与动物彼此折磨,亦是无奈。

野外的虎鲸不杀人,圈养的虎鲸却发狂入魔。这魔,是人孕育出来的。

 

via buzzhand